您所在的位置:西塘迎泰资讯>文化>忆隆莲老法师:我的生命在见到师父的那一刻重生
首页 旅游 家居 时事 音乐 文化 科技 财经 动漫 体育 时尚 母婴育儿 社会 综合 军事 汽车 情感 娱乐 教育 星座运势 历史 宠物 健康养生 美食 游戏 搞笑 国际

忆隆莲老法师:我的生命在见到师父的那一刻重生

2019-10-29 07:16:24

编者按:2019年是当代第一个比丘尼——老法师龙联诞生110周年,他是中国佛教仲尼教育的创始人,也是四川杰出佛教学院的创始人。为了纪念龙联大师对道和高峰的爱,弘扬他的爱国主义、热爱教学、同情世界的佛教精神,凤凰网佛教推出了一个特别节目“一朵充满赤香的红莲——龙联大师诞辰110周年”。本文是对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贵州佛教协会副会长藏青大师龙莲大师“缅怀龙夏莲大师”一文的纪念。藏青大师在文章中指出,老大师龙莲既注重威严又注重慈悲,善于引导学生,带领学者们在圣人之路上取得巨大进步,让非数学僧侣在修行的道路上毫不犹豫地立下大愿,实践大愿。

照片来源:凤凰网佛教摄影:广清

一朵花和一个果实聚集了佛陀的事业,表明一个人正在跳舞,并将魅力变为现实。

杰德雄伟壮丽,延伸至三个领域,是两个和尚法的创始人。

1984年,贵州省宗教局推荐我到四川著名的佛教学院学习,我有幸接近上龙夏莲并学习佛教。师父博大精深的佛法和智慧让我受益匪浅,并将永远受益。1987年毕业回到贵州后,我听从老师的教导:“热爱祖国,教书育人,以训为师,努力学习三年,成为合格的佛教徒。”虽然30多年过去了,师父一直生活在寂静和光明的净土里,但她的声音、外貌和微笑仍然萦绕在我的脑海里。每当我回忆起和师父一起练习和学习的原因,以及和师父一起度过的美好时光,听她的教诲,我似乎都回到了过去,回到了童年的纯真和幸福。师父慈爱的母亲的声音和表情仍然活着,已经成为我生命中最宝贵的精神财富。

我和师父的关系可以追溯到我十一岁时的童年。那一年的生活非常艰难,超出了普通人的想象。我从内心深处迸发出来,寻找智慧,将自己从生与死中解脱出来。我希望智者能给我明确的指引。我渴望找到那个聪明人。我的心告诉我,我一定能找到它。因此,智者的影子经常出现在我的眼睛里。当我17岁的时候,我如愿以偿,终于见到了师父。她是我正在寻找的智者。那时候,我的心生了一种悲喜交加的感觉,不仅仅是现在的兴奋,还有岁月流逝的感觉。我一见到师父,我的生活就僵住了。在我见到师父的那一刻,我的生命重生了!宇宙的天空,银河的银河,所有的法则都在命运之中,师生相遇,命运早已注定!正如华严经所说,“如果是因为,如果是果,如果是命,如果是相,如果是书的结尾”,如果是普遍的,如果是一切...

四川杰出佛教学院院长如意大师安排我写一篇关于我们对佛教学院大师的回忆的文章。我在想:师父的功德和智慧能用墨水书写吗?师父是一个备受尊敬的智者。她深邃的智慧只能在高山上才能升华。我尊敬老师的同情心,“站在山顶上,走在海底深处”。我总是以她为榜样,去荷丹如来为国家尽我的一份力量。我是佛教学院的第一个和尚。师父对我很好,海洋深处。当我接到四川杰出佛教学院院长如意大师的电话时,我能在脑海中看到与师父相处以及在佛教学院受教的所有场景。

那是在20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之初。“文化大革命”结束后不久,整个国家成了一片废墟。党和政府正在恢复实施宗教信仰自由政策。该国所有修道院都在等待修复和重建。经济和文化也在复苏过程中。那时,很少有僧侣成为僧侣。从今天的角度来看那个时代的社会环境,很难想象没有敢于承担和奉献的无畏精神,这样一个前所未有、后来者不拒的杰出佛教学院会在全国建立起来,所有尼泊尔人的才能都会得到培养。

开始时一切都很困难。只有师父知道建立佛教学院的艰辛。我是来自大江南北的45名年轻僧人中的一员,他们是佛教学院第一次招生的对象。我记得第三天当我们到达佛教学院时,郑延大师在铁雕像寺正殿前的石阶上接待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学生。她的第一印象是威严和同情。橙色的袈裟偏向右肩,脸上带着慈祥的微笑。她和蔼可亲,令人敬畏。师父用四川方言欢迎和尚:“欢迎学生!”“你放弃了家庭,放弃了爱情,剃了头发,染了衣服,成了和尚,成了绅士!既然你在这里,你必须轻松地学习和经营自己的事业。”“佛教学院是培养人才的地方。你是省宗教局推荐申请入学的学生。完成学业后,你将返回该省从事寺院和佛教协会的管理工作。因此,学生们应该学好佛教学院为你们安排的课程,回到政府,回到寺院!”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我们根据佛教协会制定的课程和时间表,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练习和学习。在此期间,很少有人迟到早退。所有的学生都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和与老师相处的命运。当时,还是计划经济时期。全国各地仍在使用粮票和布票,供应有限。佛教学院位于铁香寺。和尚的生活非常艰难。师父经常担心我们的营养跟不上它。师父不仅要专注于佛教学院的建设,还要为僧侣上课,完成佛教协会的工作。她还担心僧侣们的健康,并要求厨房工作人员适当调整饮食结构,确保我们生活的营养。她经常说,“不要饿死这些娃娃!”师父不仅关心我们的健康,还关心我们和尚的尊严。即使她去首都开会,她也不会忘记给和尚带回绑腿毡带。

师父不仅是我们亲密的老师,也是我们慈爱的父母。它不仅给我们智慧,也帮助我们在学习佛教的道路上成长。同时,它给我们精神力量,使我们能够面对社会的万花筒。即使毕业后回到现实生活中,当我们遇到困难和困难时,我们也会想起她对我们的教导:“绍隆佛陀培育和更新佛陀和智慧的生命。修行的人必须是一个不屈不挠的人。这很难练习,也很难忍受。”

我仍然清楚地记得,在第一个寒假,许多学生回到他们的寺庙过春节。春节期间,只有艾劲、郑锦和我留在铁香寺,跟随我们的老师和父亲。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我们三个每天跟着老师和爸爸去寺庙,每天听师父的讲座磁带。除夕夜,师父回到铁香寺时,给了我们一个惊喜,说:“新年的第一天,我会教你一些真正的成功学。”我彻夜未眠,心想:师父交给我佛法时,我究竟拿了什么来支持师父?当时,佛教学院每月只给我11元零用钱,而我除了5元钱没有钱养活师父。在这个月的第一天的第一天,我们三个很高兴见到师父。师父鼓励我们说,“你没有回家过年。你留下来独自学习,听录音。新年我会给你每人10元。”师父体贴的关怀给了我们在家的感觉。我深深地感到,在我的生命中遇到如此丰富的知识并帮助我在成为一名僧侣的道路上实现今天的一切,是我一生中最大的荣幸。

郑严大师的教育方法值得我们今天去理解和学习。她同样注重威严和同情心,并且善于引导学生。她带领学者们在圣徒的道路上取得了巨大的进步。她使我们能够不折不扣地许下伟大的誓言并实践伟大的誓言。我记得当我在佛教学院的时候,如果我有几天没有见到师父,十万个想法会萦绕在我的脑海里,我想见到师父并要求澄清。每次我见到主人,所有的问题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即使我试图到处寻找问题,我也找不到问题。然后我经常嘲笑自己:你问主人什么问题?当我读到邱珊珊先生写了程颜大师龙莲的传记时,我在封面上的一张小横纸上发现程颜大师是用书法写下这段话的,这是程颜大师内心世界和阿弥陀佛净土的真实写照。

南无阿弥陀佛!

大海的珍珠闪闪发光,流浪者们回家了。

享受原来的脚,没有蜡烛的长途旅行;

南无阿弥陀佛!

在此之前,光是无限的,任何地方对我来说都没有幸福。

贪婪、愤怒、折磨、敌意和敌意是紧密相连的。

南无阿弥陀佛!

痛苦会暂时减轻,不管它是否出生。

不管你有什么感觉或没有什么感觉,地球上的净土现在是以前的了。

师父的精神状态和所有佛陀的和谐是一样的。大地、山脉和河流都是法界。地球的另一边是一个佛教国家。没有生与死,也没有解放的地方。对我来说,用语言来表达郑延大师的精神状态是很困难的。古佛的命运遇到了主人。在佛教学院学习期间,他深受师父的喜爱和教育。毕业后回到贵州期间,他在每一次艰难和风雨交加的生活中,都被师父的话语和教导所鼓舞。老师的教导在我心中很生动。老师悲伤的心的阴影就在眼前,给了我无限的力量和智慧。当面对许多困难的问题时,就像我遇到郑延大师一样,所有的困难都消失了。我怎样才能打败郑延大师?

我相信和我一样,我的同学们也一直受到郑延大师的祝福和照顾。问佛陀,师父和师父离开我们了吗?哦,不!她永远不会生或死,永远不会来或去,师父将永远和我们在一起!南无阿弥陀佛!